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中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将达60个

2019-06-07 09: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2016年上半年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冯飞在回答智能制造相关问题时表示,全球面临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各个国家都在抓机遇,德国工业4.0,美国的工业互联网,韩国的制造业革新3.0,实际上发力都是在智能制造上。

  冯飞表示,中国制造2025的一条主线就是把信息技术和制造技术深度融合,在试点示范方面依托的就是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去年智能制造的试点示范项目已经启动,做了46个试点示范项目。当然第一次搞试点,有些工作还在探索当中,今年还要继续搞第二轮智能制造的试点示范,规模要比去年大,数量可能要达到60个试点示范项目。

  冯飞称,在去年的基础上,不仅是规模增加了,我们还要把试点示范的内容进一步提升。比如去年的试点示范主要是集中在企业内的联网上,今年要探讨企业之间、产业链、供应链之间企业的联网上。再有,一些全球比较关注的竞争制高点领域,通过智能制造来推动这项工作,比如工业互联网是全球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竞争的制高点,工业互联网需要一些项目、一些领域做试验的依托,所以今年我们在工业互联网的顶层设计、试验、关键技术研发上做了一些部署,和智能制造的试点示范工作结合起来。最后,智能制造的标准体系。去年对于标准的体系性设计已经完成,今年要在这些具体标准,特别是重点领域具体标准的制定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相关: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带来哪些挑战?

  我们已经进入第N次(XX)革命的时代,最近几年,几乎每一年都会有不止一个类似的新革命概念成为热门话题。这些所谓的第N次(XX)革命的划分,往往是非常模糊的;数字经济时代之前的历次革命,界限也不明确;不同的专家作者将数字经济时代称为第三、四、五次(工业、科技)革命,还存在突出的定义不明。如果将不同的专家作者论第N次(XX)革命作品中的部分论述部分,进行互换再行组合,又完全可以组成全新的一本书。

  当然,德国产业界首先提出并经德国政府采纳,在全球快速扩散开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与工业4.0,随着推进实施,概念上相对过去变得更为严密。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第四次工业革命》,出自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这本书实际上回避了对前三次工业革命的回顾分析,主要围绕目前正在加速推进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的潜在影响,探讨改革各国的经济等方面的运行体制,并有效增强国际合作,通过密切协商和高效合作来应对新科技革命必然会带来的严峻挑战。

  尽管今天的人们已经意识到,技术和数字化将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但现有的估计,很大程度上是不充分的。仅以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颠覆和变革为例,现有的有限技术创新,已经大幅度的改变了银行业、交通行业、贸易行业等许多行业的规则,企业过去习以为常的盈利模式被扭转,不同行业、不同学科之间的协同整合在不断促成移动互联领域崭新的创新。

  技术和数字化在创造可观物质文明成果的同时,也带来了多项挑战,最为突出的体现在消减工作岗位和扩大社会不平等两方面。克劳斯施瓦布就此指出,新科技革命带来的颠覆在实实在在地发生,我们无法逃避其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颠覆来临时毫无招架之功,人们应当在价值理念方面建立共识,建立有效的政策顺应变革浪潮,并缓冲其不利影响。

  《第四次工业革命》书中概述了正在带来巨大挑战的一些关键技术,首先是无人驾驶交通工具、3D打印、高级机器人及新材料,这些均可概括为物理方面的技术飞跃,极大的扩展了人类掌控下的技术能力;二是物联网与互联网、智能技术的结合,将进一步有效提高现有资产等资源的利用效率;三是生物基因工程,随着合成生物学的发展,人类将拥有定制有机体的能力,会在医药、农业、生物能源方面产生重大影响,当然,这也将撕裂传统的伦理原则。

  新科技革命的到来,被许多经济学家、科学家、企业家、投资人士认为是提振当前全球经济状态,使之走出低迷的强劲动力。克劳斯施瓦布则担心,老龄化因素及新科技革命在短期内无法提高生产效率(以分享经济为例,短期内将降低产业价值,直到新的经济和组织结构结成,才能创造出相比过去更高的产业价值)。

  新科技革命正在削减工业社会创造出的诸多工作岗位。技术进步会同时带来削减工作岗位、创造全新就业岗位的效应。19-20世纪期间,历次技术进步所创造出的新岗位都被证明远远多于淘汰岗位。但问题是,相比之前的历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创造的就业机会变少,促使相当多的正式岗位变成非正式岗位,还使得更多的岗位被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取代。书中引用牛津大学经济学家卡尔贝尔迪克特弗雷和机器学习专家迈克尔奥斯本的观点称,在未来10-20年,美国近半数的就业人口将面临失业风险;而从受到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影响指数的职业排序来看,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失业风险很可能更为突出。

  按照克劳斯施瓦布的观点,增长模式、就业市场和未来工作的变化也将对企业产生重大影响,企业需要走在潮流到来之前,加速颠覆现有的价值链,建立动态调整的全球性数字平台,提高供给侧水平,并在需求侧更好的满足消费者及其新型消费需求。具体来看,特别是规模较大的行业龙头企业,将需要更多投资于数据层面,以确保能够更快更好的与客户需求达成一致,更好的开展企业、用户、网民共同参与的协作式创新。

  全球各国的政府也将需要正视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数字时代解构了过去坚固的权力壁垒,技术将为公众表达自己的观点、协调自身行动,并有可能绕开政府的监管提供一种新方式。这种情况下,政府要避免扼杀创新、支持技术发展和公众参与,也要避免因政府权威的流失引发社会的无序,需要想办法适应新环境,重塑自我,加深对治理对象的了解。

  第四次工业革命还将对地缘政治、国际安全、城市化前景带来深刻影响,而摆在当前,需要尽快从政策导向上发力解决的问题,是全球化、技术进步拉大了贫富差距,造就了更为突出的不平等。此外,新技术快速发展及不受约束的试错性探索,也在数字土著(数字化中产阶层)之中引发了身份认同、道德与伦理问题。克劳斯施瓦布强调人们必须重视这些风险,重构价值理念,建立更趋明确但具有包容性的广泛共识,逐步推动解决不平等、新技术挑战旧伦理等困难问题。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