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中集总裁麦伯良:坐拥数百亿制造业王国

2019-06-11 09: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提起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大名如雷贯耳,但坐拥数百亿制造产业王国的他,10年来几乎没有接受过媒体采访。过去几年,中集海工没有做成以前,我都不见媒体的,我为什么不见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免得你们问我做得成吗?麦伯良说,中集做海工的5年里,漫长的历程对他来说相当痛苦。

  昨天,麦伯良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说,我要忍着不说话,接受别人的批评、挑战,不停地问我你行吗,我还不能说我行,这5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好在,现在没有人再问了。

  中集制造的新玩法设计+服务+金融组合叠加

  说起中集,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做集装箱。1996年,中集做到世界集装箱市场占比份额的第一,2001年成为全方位的集装箱第一。但集装箱这个行业太小,每年十几亿的增长持续了二十几年,以后就不可能了。麦伯良说,毫无疑问中集不可能只做集装箱。做到世界第一之后干什么,成为了他和他的团队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麦伯良说,整个世界的发展趋势,这个世界到底要发展什么,然后结合中国的优势和中集的优势来选择中集发展的领域,这就是我们的基本思路。简单来说,完全没有优势的东西我们基本上不做,饮料、啤酒、药品、航空飞机,中集为什么没有进入这些领域,因为我们都不懂。

中集集团总裁麦伯良

  在他的思考决策中,中集选择是否进入一个产业,要基于三个判断。第一,要看符不符合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和未来的趋势;第二,能不能够发挥中集的优势;第三,符不符合国家战略。

  目前,中集已经形成了四大四小八个业务板块:四大即集装箱、车辆、能化和海工,四小即空港、物流、金融和地产。与十几年前基本上只做集装箱相比,中集现在的规模已经扩大了6倍还多,截至6月30日的一年收入达613亿元。

  从我们开始发展,就是沿着制造业这条路走,但是,制造的产品开始一级一级提升。最先我们做车辆,做了挂车以后开始做重卡;然后做能源装备,从接收站到LNG等;再后来慢慢开始做平台,做海洋工程;现在我们做半潜式钻井平台,单个价值5亿到8亿美元,从装备制造领域来说,应该是到了相当高的层次了。麦伯良说,制造业是中集的优势,很多都是涉及到钢铁、焊接、材料处理,这些东西中集都是有基础的,而且中集人对装备的概念是有知识的,有特长的,这才形成了中集的发展道路。

  麦伯良提到,制造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必须加服务进去。这个服务是广义的服务,例如提供融资租赁等金融服务等。如果客户有需求,我们要往这个方面走,要发展服务业,不能只做制造业了,甚至要发展金融业。

  他提到,现在制造业的玩法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一个产品,比方是10条船,在它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规划好这个产品,先把产品做出来,制造业有订单是最重要的;把它做出来之后,打包变成一个金融产品,然后租给别人;回头在后台又把它卖给其他银行,就把钱收回来了。麦伯良说,这样一来,制造业有订单了,设计有用武之地了,金融产品又把钱套现回来了。一个生意赚了三次钱,多好啊!所以说,今天的制造和未来中集的发展趋势跟以前的层次是不一样的。

  历时5年耗资30亿

  中集做海工不是头脑发热

  中集在制造业路上走了几十年,涉及的产品种类繁多。但在麦伯良的心里,海工、海洋装备是目前中集非常看重的一块,也是中国最缺的一块,是必须加强的一块。因为中国将来要做海洋强国,连钻井平台都没有,就说南海开发,不要说将来去更远的海,你拿什么开发?连装备都没有。他提到,做海工难度相当大,行业门槛也高。

  中集从2008年开始做海工平台到现在,前后7年时间,亏进去30亿。麦伯良说,一般的企业可不是闹着玩的,没那么容易。此外,就是有钱亏,还不一定干得成呢,再说也没那么多钱可亏。

  对于当下一些企业投身海工热,麦伯良说,企业进入这一领域前,首先要有正确的认识,其次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毅力,最后要有相当的实力才可以干这个事情。

  中集做海工,在很多人看来是冒险,但麦伯良却有自己的一笔账。亏30亿我是有心理准备的,5年亏30亿,平均一年亏几个亿,中集还承担得了。麦伯良说,这并不是头脑发热就干的,虽然有一点超乎一般人的想象,但是他自己确确实实衡量过,也知道它的艰难程度。

  过去几年没有做成以前,我都不见媒体的,为什么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免得你们问我做得成吗?麦伯良说,中集做海工的5年里,漫长的历程对他来说也很痛苦。我要忍着不说话,接受别人的批评、挑战,不停地问我你行吗,我还不能说我行,这5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谈起中集海工平台今年开始盈利,麦伯良有一种由衷的喜悦。他说,事实证明中集花了5年的时间,30亿的代价,还是将这件艰难的事给做成了。

  他们奇怪我在这个岗位上二十几年,还死死地守着又苦又累又不挣钱的制造业。很多人都说我傻,但是我喜欢这样,因为我有我的认识,我有我的坚持。

  麦伯良说,我大学是学装备专业的,那时候学装备是人生最大的梦想,希望世界上最复杂的装备都能做得出来,我做到了,我挺开心的。我今天可以告诉你,我成功了,我做出来了。麦伯良说,海工业务的成功有三大重要指标体现。第一是赚钱了,第二是手持订单不少于30亿美元,这证明市场认同你,第三是交出去那么多平台运营良好,客户满意。

  他提到,中集北海平台5次被评为月度最佳平台。现在已经开始盈利,至于将来什么时候产生巨大的效益,那就要看国家有多大的支持力度。但可以肯定的是,盈利会越来越多,只是时间需要更长一点。

  前海52万平方米土地

  发展海洋金融和高端服务业

  2013年中集年报显示,中集集团在前海合作区拥有一块工业土地,面积为52.42万平方米,且处于前海的核心金融发展带上,坊间估值高达800亿。随着前海的曝光度日益提升,中集前海地块未来如何开发也一直是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本报的专访中,麦伯良并没有回避这一话题。关于中集在前海的土地,我们跟国家、深圳市等有关部门多次沟通协调过,认为这个地方做海洋金融和高端服务业非常好。

  他进一步提到,中国海洋金融非常薄弱,海洋高端服务业几乎为零,如果中集能把海洋高端服务和海洋金融在前海发展起来,不单单对中集,对深圳、整个海洋装备业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提到在前海发展海洋金融业,麦伯良说,如果我们还是原来那样只做装备制造,我认为综合竞争力是不够的。但现在,中集在装备制造中叠加进设计、服务、金融,反而对制造业是一大促进。反过来,我们有制造业这个基础也很重要,试想如果中国没有造船厂,或者中集没有制造业产业集群,只有金融手段,也是无法实现一站式服务的。

  除了前海地块,中集在坪山的地块,也将建一个生命健康城。麦伯良说,这块地原本是做制造业的,但现在这个地方做工厂已经不合适了,深圳市政府也希望中集把工厂搬到更合适的地方,把这块地腾出来做生命健康产业。

  因为,生命健康产业是深圳市发展战略之一,是要大力发展的,我也觉得在中国尤其深圳这样的城市非常需要。麦伯良特别提到,中集不是自己做制药,也不是自己开医院,而是整合全球资源做这个事情。中集会整合全球生命健康领域最好的资源,一起去做。

  事实上,除了上述两块地,在全国范围内,中集拥有30平方公里的土地,虽然这些土地绝大部分是制造业的土地,但由于中集拿地时间早,而整个社会发展快速,越来越多的地块已经不适合做工厂。

  麦伯良说,如果中集能整合其他有资源能力的企业,帮政府一起完成城市的转型升级,那么,就能酝酿出一些新东西,而这本身也符合中集转型升级的需求。

  他再三强调,中集不会去运营这些项目,只是进行全球资源整合,找到全世界最适合做这个的人来。我们挣什么钱呢?企业肯定是要讲效益的,土地使用权在我,中集提供产业平台。麦伯良说,中集是做一个平台公司,来做资源整合的工作,这些专业投资人跟中集一样看好这个产业的发展,愿意来这边投资,我和他合资,我也不一定控股,大家一起挣钱。

  麦伯良简介

  麦伯良,1959年1月生,广东肇庆市人。1982年,他加入中集集团,是中国集装箱工业的第一代工程师。从1992年开始,他一直担任中集集团总裁至今已22个春秋。

  在他的带领下,中集从一家小厂发展成为在中国以及北美、亚洲、欧洲等全球主流市场拥有200多家企业的跨国集团。在集装箱业务,道路运输车辆业务,能源、化工及食品装备业务,海洋工程业务,机场设备业务等多个领域都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2008年,中集集团被列为2008最具全球竞争力中国公司第49位,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第40位。而他本人,也曾获得中国10位最具价值经理人、CCTV年度经济人物、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领袖、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济百人榜等殊荣。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